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亳州信息生活新闻网版权申明,24小时客户QQ服务热:1701743642 常见问题解答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亳州信息网欢迎您!

阿里云半分天下,但大数据的未来才刚刚被打开



3月28日,在深圳举行的云栖大会上,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拉出了一张巨大的云计算市场份额折线图。


在数条平缓交错的折线之上,代表阿里云的折线一路强势走高,稳稳地越过了“50%”的分界线。


而阿里云的恐怖之处在于,它不仅独占市场的半壁江山,而且俨然已经成了国内大数据、云计算领域的黄埔军校。


在阿里待了11年的拖雷本科学的是建筑,后来凭兴趣自学成了中国最早的一批Oracle ACE Director。


但是,拖雷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单纯的“技术制胜”的市场,对产品和市场的把握,在这个阶段显得更为重要。


凭兴趣自学了几年开发的拖雷此时还只是技术菜鸟,拿着每个月500块的工资心满意足地敲起了代码。


如果说学代码还只是小男生普通的兴趣爱好,接触到数据库的拖雷才真的遇到了人生的“soulmate”。


拖雷的目光游离到半空,兀自笑着陷入往日的回忆,“当时觉得数据库挺好玩的,对,就是觉得特别有意思。”


醉心数据库的日子过得很快。渐渐地,拖雷发现居然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管自己叫大神了。


2004年,拖雷把自己对数据库的研究写成了《Oracle数据库DBA专题技术精粹》;同年,被阿里挖到了淘宝网。


“我以前在淘宝带着一支所谓业界最牛逼的DBA团队,”曾经是淘宝首席DBA的拖雷不无骄傲地说。


2005年,阿里收购雅虎,马云在内部发了一封邮件,给了大家最多把1/4的股票兑换成现金的权限。


“你可以选择不兑换,或者兑换一部分,然后我直接就选了‘max’。当时卖了好多钱觉得好开心,但是后来想想好亏啊!2005年到2015年上市,涨了至少一百倍不止吧!”拖雷说罢,和众人笑作一团。


从建筑工程到互联网,从开发菜鸟到数据库大神,拖雷把几次转型都归结于“兴趣使然”。


但从现在回顾过去,让全世界为之疯狂的互联网浪潮在2000年化作泡沫,大数据应用彼时还在初期,拖雷就这样幸运地赶上了大数据时代的第一趟列车。


2015年10月,辞职做起了天使投资的拖雷受到阿里故交江枫的邀请,和另一位阿里老将丁原一起踏上了去西藏的旅程。


在到拉萨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行程中,女人们热烈地讨论着窗外的美景和西藏的美食,男人们则开始不约而同地聊起了工作。


当时,无论是阿里还是外面的公司,对于大数据的商业模式都是不清晰的。“大家都相信云计算、大数据是未来,但是没人知道要怎么靠大数据赚钱。”


与此同时,阿里云的业务规模每个季度都有百分之百的同比增加,已经显露出明显的趋势。“我们越谈越觉得靠谱,就把这事儿定下来了。”拖雷说道。


公司成立之初,拖雷就明确了要做大数据服务相关的方向,但是具体做什么业务和产品,并没有完全想好。


现任袋鼠云CTO的江枫从2012年就在做一款移动日志分析产品,后面基本成了阿里集团标配的工具,每天处理日志量超过1000亿条,也顺利度过了几次“双十一”的大考。


从做这款产品的经验出发,袋鼠云从日志类产品入手,并通过这个场景把整个的数据底层技术链条搭建起来。


相比于卯足了劲把一个工具做好的公司不同,袋鼠云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把全部力气花在日志这个单一产品上。


拖雷告诉锌财经,在做日志产品前并没有花大力气做市场调查,直到后面产品上线了才发现,中国的企业服务,跟国外玩法还是不一样。


第一,从钱来说,都掌握在大客户手里;第二,从大客户本身需求来说,他们希望有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,解决他整个的问题。


在和袋鼠云合作前,茅台电商的移动端和PC端就是找了两家供应商分别做的。这直接导致了,用户已经在手机上注册完,到电脑上打开,居然还要重新注册一遍的窘境。


为了避免类似的数据孤岛问题,袋鼠云目前已经推出了3款产品,打包成针对不同场景的整体解决方案。


不管是茅台还是新华书店这样的大项目,全部是用一揽子的解决方案,让各个系统的数据保持互通。


“如果项目太大,我们自己吃不下的话,就跟阿里、跟其他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吃掉。”拖雷补充。


打开袋鼠云官网,可以看到首页的介绍中,“阿里云战略合作伙伴”、“数加·大数据首个合作伙伴”、“Aliware中间件金牌合作伙伴”、“云盾·安全金牌合作伙伴”,每一点描述,袋鼠云都是作为阿里云的合作伙伴出现。


这一方面与团队的阿里系背景有关,另一方面,拖雷透露,公司在创立第一天就明确了“阿里云的生态合作伙伴”的定位。


拖雷曾经做过一个形象的比喻,阿里云就像国家电网,袋鼠云是家用电器,国家电网固然不可或缺,但落地到具体应用层面,还是要依赖于家用电器。


阿里巴巴集团2月份公布的2018财年第三季度(2017年10月至12月底)财报显示,云计算业务已经连续第11个季度保持规模翻番,季度营收达到35.99亿元,同比增长104%。


拖雷告诉锌财经,合作伙伴的定位并不是刻意为了避免和巨头的正面竞争,而是“国家电网”层面的基础设施实在是太重了,创业公司本来就做不动。


“IaaS层的竞争现在已经定局了,就是几个巨头在玩。”拖雷喝了一大口手中的红牛,“你说谁创业还敢做IaaS?拿不到钱的,太难做了。”


一方面是阿里云直接带来的客户,像是余额宝合作的天弘基金;另一方面,“阿里云”这块金字招牌也带来了明显的品牌效应。


而对于阿里云来说,这么大的市场也不可能自己一家吃完,玩生态是几年前就做出的选择。


双方的合作基于产品的互补。比如北京的轻松筹,用到云这个层面的时候,袋云通天下鼠云不可能自己去开发,肯定全部放到阿里云上面。


拖雷对锌财经潘越飞说,在阿里云众多的合作伙伴中,最后一定会跑出来一些比较大的公司,就像小米生态里的上市公司一样。


A:大企业都是本地部署,然后我们基本上都做大客户。我们思路是这样的,先做大客户,做大客户里面的标杆的沉淀,产品的沉淀,把这些东西沉淀下来,再想办法把这些东西做成标准化的东西复制到行业以及中小企业。即使是本地部署,我们也希望能做到标准化部署。


A:茅台是我们一个客户,之前大家一直都觉得茅台酒好像都是四十岁以上的人消费的东西,但是做了对电商用户的数据分析后,我们发现,最大的消费群体其实是是25岁-35岁,比预想的年轻得多。当然,再细分、再精准的分析还需要沉淀更多的数据。


1、就现阶段的大数据竞争而言,市场运作带来的增长可能会比技术更显著。不过长远来看,比拼的核心依然还是技术。


2、尽管IaaS层的战争已经是巨头支配的游戏,但在SaaS层的具体应用上,创业公司的想象空间仍然很大。


相关阅读